DESIGN 表現在細節中的,對美的渴求。

趕在1961年開放腕錶進口的前夕,1960年12月18日問世的「Grand Seiko」乃是日本最早有意識地以“世界基準”為目標所研發出來的國產鐘錶,因此除了象徵了性能和品質的「精準度」之外,時刻的易讀性、配戴的舒適感、以及能夠讓人確實體會到擁有之樂的「設計」,這些都是想要追上領先的瑞士時必備的條件。

如同機芯的研發,Grand Seiko在設計上一樣受到了「Lord Marvel」和「Crown」這兩種錶款的影響。「Lord Marvel」源自重視實用的設計思維,不論是指針還是時標都直接採用了明快的設計,「Crown」則是在追求精準度之餘,又透過細身的指針表現出纖細而優雅的氣質,而融合了這兩者各自的典雅和實用性所催生出來的,正是「Grand Seiko」。

鑽石切割的立體時標和指針乃是運用了過去累積的know-how所製作出來的。立體時標需要安裝在凸面的錶盤上,這道工序本身也是一門高難度的技術,所幸SEIKO同樣在前面提到的兩個錶款中學到了相關的訣竅,而為了進一步提升細部的品質,SEIKO又開始著手改良錶鏡壓克力的接著劑和包金技術,至於那結實有份量的錶耳則是以SEIKO獨門的手法焊接而上,力求每個細節都臻至完美。

提到1960年代就會讓人想到迷你裙、鮮豔的配色以及常春藤學院風的大行其道,那是一個不追隨既成觀念、新生的感性開始萌芽的時代。評斷鐘錶的標準也一樣,除了機芯的品質之外,設計的美感也愈來愈具價值,而兼具了優雅與高精準度的初代Grand Seiko,正可以說是這個時代的忠實反映。

趕在1961年開放腕錶進口的前夕,1960年12月18日問世的「Grand Seiko」乃是日本最早有意識地以“世界基準”為目標所研發出來的國產鐘錶,因此除了象徵了性能和品質的「精準度」之外,時刻的易讀性、配戴的舒適感、以及能夠讓人確實體會到擁有之樂的「設計」,這些都是想要追上領先的瑞士時必備的條件。

如同機芯的研發,Grand Seiko在設計上一樣受到了「Lord Marvel」和「Crown」這兩種錶款的影響。「Lord Marvel」源自重視實用的設計思維,不論是指針還是時標都直接採用了明快的設計,「Crown」則是在追求精準度之餘,又透過細身的指針表現出纖細而優雅的氣質,而融合了這兩者各自的典雅和實用性所催生出來的,正是「Grand Seiko」。

鑽石切割的立體時標和指針乃是運用了過去累積的know-how所製作出來的。立體時標需要安裝在凸面的錶盤上,這道工序本身也是一門高難度的技術,所幸SEIKO同樣在前面提到的兩個錶款中學到了相關的訣竅,而為了進一步提升細部的品質,SEIKO又開始著手改良錶鏡壓克力的接著劑和包金技術,至於那結實有份量的錶耳則是以SEIKO獨門的手法焊接而上,力求每個細節都臻至完美。

提到1960年代就會讓人想到迷你裙、鮮豔的配色以及常春藤學院風的大行其道,那是一個不追隨既成觀念、新生的感性開始萌芽的時代。評斷鐘錶的標準也一樣,除了機芯的品質之外,設計的美感也愈來愈具價值,而兼具了優雅與高精準度的初代Grand Seiko,正可以說是這個時代的忠實反映。

更多資訊

鑽石切割的精美指針。分針的長度剛好及於外緣的分鐘刻度。6點鐘位置的「SD(Special Dial)標誌」用以註明時標使用的乃是實金。
12點鐘位置的「Grand Seiko」logo。從各式各樣的圖案中脫穎而出的乃是最後這版強而有力的德文尖角體。早期款式的字樣是直接刻進盤面裡的。
錶耳的部分是先分別單獨處理,再仔細地跟錶殼焊接成一體。多切的一道斜面增加了反光的角度,這個技巧有助於表現高級感。

象徵品牌的logo誕生的軼事。

logo的設計是透過服部時計店的總店和分店合議決定的。雖然總店在這裡有不同的意見,但大阪分店和名古屋分店都贊成德文尖角體,於是乎這就成了Grand Seiko一路沿用至今的logo。

COLUMN

關於作為高級錶象徵的
夢幻鉑金款

眾所週知初代Grand Seiko是包金的錶殼,但實際上它也有過鉑金的錶殼。雖然定價高達14萬日圓,是一般款式的5倍以上,但並未以特別限定品的形式販售,由此可見Grand Seiko也可以被認定成是奢華錶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