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GN POLICY 從計時工具式的設計,
發展到更加典雅的面盤。

為了追求腕錶的世界標準而在1960年誕生的「Grand Seiko」,很快地又立訂了下一個目標。打從一開始腕錶的價值就並非只有精準度和視認性這些“機能”而已,它還同時具備了能夠刺激感性、顯示社會地位的“魅力”,是一種價值更為多元的物件,因此「Grand Seiko」也必須致力於美感設計的研發。他們的目標是要確實地將高精準度實用腕錶的機能加以視覺化,而且還要具備能讓人樂於擁有的魅力,也就是得在計時工具式的機能設計和炫目的裝飾設計間取得折衷,除此之外還不能一味地模仿瑞士錶,必須要有屬於SEIKO自己的原創性。

「對日本人來說,美學的感性是什麼?」一旦開始這麼思考,結論最終都會指向同一個答案,那就是光與影。並非單單只有光而已,自古以來日本就對隨之而生的“影”、它那帶有威嚴的美感也同樣感興趣。好比說像屏風,構造上它單純只是線性平面的連續而已,然而透過它所產生的陰影卻能夠讓空間呈現出優雅的深度,這點跟偏好運用曲線讓光線盤旋的歐洲人明顯不同,它的背後有著屬於日本人的美學意識做基礎。

Grand Seiko的設計師考量到錶殼透過連續的切面所產生的“稜線的結構美”,在規劃面盤時捨棄了實用性和視認性更高的阿拉伯數字時標,相對地選擇了泛用於正裝錶的棒狀時標。這裡他們對時標施以多面切削,由此創造出美麗的光影,表面打磨的角度也參考了鑽石切割的技法,從而找出能讓時標反光最漂亮的角度,凡此一點一點地確立了所謂“Grand Seiko式的設計”。

為了追求腕錶的世界標準而在1960年誕生的「Grand Seiko」,很快地又立訂了下一個目標。打從一開始腕錶的價值就並非只有精準度和視認性這些“機能”而已,它還同時具備了能夠刺激感性、顯示社會地位的“魅力”,是一種價值更為多元的物件,因此「Grand Seiko」也必須致力於美感設計的研發。他們的目標是要確實地將高精準度實用腕錶的機能加以視覺化,而且還要具備能讓人樂於擁有的魅力,也就是得在計時工具式的機能設計和炫目的裝飾設計間取得折衷,除此之外還不能一味地模仿瑞士錶,必須要有屬於SEIKO自己的原創性。

「對日本人來說,美學的感性是什麼?」一旦開始這麼思考,結論最終都會指向同一個答案,那就是光與影。並非單單只有光而已,自古以來日本就對隨之而生的“影”、它那帶有威嚴的美感也同樣感興趣。好比說像屏風,構造上它單純只是線性平面的連續而已,然而透過它所產生的陰影卻能夠讓空間呈現出優雅的深度,這點跟偏好運用曲線讓光線盤旋的歐洲人明顯不同,它的背後有著屬於日本人的美學意識做基礎。

Grand Seiko的設計師考量到錶殼透過連續的切面所產生的“稜線的結構美”,在規劃面盤時捨棄了實用性和視認性更高的阿拉伯數字時標,相對地選擇了泛用於正裝錶的棒狀時標。這裡他們對時標施以多面切削,由此創造出美麗的光影,表面打磨的角度也參考了鑽石切割的技法,從而找出能讓時標反光最漂亮的角度,凡此一點一點地確立了所謂“Grand Seiko式的設計”。

更多資訊

設計上透過「面」的效果所產生的豐富表情

用於擋風和隔間的「屏風」,它的陰影增加了空間的深度。
耀眼奪目的鑽石乃是由多種角度的切面所構成。
多面切削打磨的時標在面盤上製造出了光影的反差。
1899年 Excellent
1899年 Excellent
1899年 Excellent

阿拉伯數字在指針指示下時刻一目暸然,實用性相當優越。1899年(明治32年)開始生產的懷錶「Excellent」一路通行於明治、大正和昭和時代,1907年後被指定為「恩賜時計」。

1956年 Marvel
1956年 Marvel
1956年 Marvel

錶款從基本設計開始改良,是當時SEIKO最頂級的腕錶。時標只有12點鐘位置的是阿拉伯數字,除此之外的都使用了切削處理的棒狀時標。棒狀時標常見於小徑的女錶,由此為錶款增添了正裝的氛圍。

1958年 Lord Marvel
1958年 Lord Marvel
1958年 Lord Marvel

機芯具備了可動式游絲頭和S-1型避震裝置(後續採用了S-2型)、精準度更高的「Lord Marvel」是一款對隨後推出的「Grand Seiko」產生重大影響的傑作。面盤採用了棒狀時標,除此之外12點鐘位置的還有另行加粗。

※本頁刊載的錶款圖片,部分與發售時的樣式有所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