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MBOL 將對各自錶廠所在地的想法寄寓在面盤中。

今天的Grand Seiko仍然有兩處生產據點:諏訪精工舍現在變成了「Seiko Epson」,以長野縣的塩尻市為基地製造石英錶和Spring Drive款式,另一方面延續了第二精工舍此一系統的「Seiko Instruments Inc.」,則是以岩手縣雫石為據點負責生產機械錶款。無論是塩尻還是雫石製作的Grand Seiko同樣都搭載了以高精準度和品質自豪的自製機芯,並且一路遵循著以視認性、實用性和高級感為依歸的“Seiko Style”,因此兩間錶廠推出的腕錶並沒有太大的差異。

然而要是提到設計思想、商品哲學乃至於技術方面的概念的話,這些建構起兩間公司的腕錶文化至今仍然有所不同,而像這樣各自不同的能力同樣濃縮在Grand Seiko這個形式下,反而為產品增添了一種層次豐富的魅力。

其中腕錶的門面「錶盤」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為了對錶廠的所在地致敬,錶款的面盤有時會施以特別的表面處理:Spring Drive款式「SBGA211」盤面的意象乃是發想自塩尻工房眺望的穗高連峰峰頂的積雪,因被暱稱作「信州雪白面盤」,另一方面機械款式「SBGJ201」的「岩手山山脊面盤」則是表現出雫石高級時計工房面對的名峰岩手山強而有力的山脊,兩邊都將他們對錶廠所在地的想法實際表現在產品當中。

為什麼Grand Seiko會對錶廠的所在地執著到這種地步呢?因為製錶業原本就是勞力密集型的產業,他們從工廠所在的地方雇用員工,一個家族往往有好幾代都在同一間工廠服務,也就是說他們是在製作一種“在地性格”相當強烈的產品,而Grand Seiko正是為了要對這樣的傳統致敬,因此才會特別珍惜錶廠的所在地。

Grand Seiko是一間同時使用了機械、石英和Spring Drive三種各具特性的機芯來製作腕錶的鐘錶品牌,這點即便放眼世界也相當罕見,而之所以得以如此正是「第二精工舍」與「諏訪精工舍」兩間公司互相切磋琢磨的結果,對於這段淵源我們要一直記在心裡。

然而要是提到設計思想、商品哲學乃至於技術方面的概念的話,這些建構起兩間公司的腕錶文化至今仍然有所不同,而像這樣各自不同的能力同樣濃縮在Grand Seiko這個形式下,反而為產品增添了一種層次豐富的魅力。

其中腕錶的門面「錶盤」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為了對錶廠的所在地致敬,錶款的面盤有時會施以特別的表面處理:Spring Drive款式「SBGA211」盤面的意象乃是發想自塩尻工房眺望的穗高連峰峰頂的積雪,因被暱稱作「信州雪白面盤」,另一方面機械款式「SBGJ201」的「岩手山山脊面盤」則是表現出雫石高級時計工房面對的名峰岩手山強而有力的山脊,兩邊都將他們對錶廠所在地的想法實際表現在產品當中。

為什麼Grand Seiko會對錶廠的所在地執著到這種地步呢?因為製錶業原本就是勞力密集型的產業,他們從工廠所在的地方雇用員工,一個家族往往有好幾代都在同一間工廠服務,也就是說他們是在製作一種“在地性格”相當強烈的產品,而Grand Seiko正是為了要對這樣的傳統致敬,因此才會特別珍惜錶廠的所在地。

Grand Seiko是一間同時使用了機械、石英和Spring Drive三種各具特性的機芯來製作腕錶的鐘錶品牌,這點即便放眼世界也相當罕見,而之所以得以如此正是「第二精工舍」與「諏訪精工舍」兩間公司互相切磋琢磨的結果,對於這段淵源我們要一直記在心裡。

更多資訊

信州


圖片:每日新聞社/Aflo

「信州雪白面盤」於2005年10月發售的Spring Drive錶款中首度採用。Cal. 9R65機芯透過輪系和夾板的造型表現出穗高連峰的山勢,由此設計師認為錶款的面盤同樣得以用來呈現信州之美,於是乎投入了研發。在嚴寒之中積雪表面粗礪的質感正是此一面盤的特徵。

岩手


圖片:每日新聞社/Aflo

「岩手山山脊面盤」最早出現在搭載了Grand Seiko的首枚機械式3日鍊機芯Cal. 9S67、於2006年發售的「SBGL001」。錶款將雫石高級時計工房眺望的名峰岩手山表面刻劃的無數山脊轉化到面盤上,目前一共推出過象徵冬天的白色、秋天的棕色和初夏的綠色等等不同種類。

COLUMN

面盤的靈感
來自1971年製作的錶款。

「想要表現出人跡未至,粗礪的積雪表面」為了滿足設計師如此充滿感情的提案,面盤的負責人找到了圖中這款於1971年製作的「56GS」。為了做出跟這款一樣的凹凸表面,錶廠特地製作了新規的面盤模具,諏訪精工舍的技術和傳統跨越了幾十年的時間,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圖片:小宮山隆司/Aflo